• 2024-06-14/週五

〔賢樺家常〕佳話的佳文

日子一天一天過,留不住時間,但可以留下生活點滴和體驗。

 【中元記事 —— 祈福法會,祈來的是「三方皆輸」】

佳話

By佳話

2018-08-07 06:00

➡ 上一篇: 【中元記事 —— 祈福法會,祈來的是「三方皆輸」】篇之續【中元記事 —— 寫這些沒有任何利益,而是善盡一份做「人」的責任】 


 【中元記事 —— 祈福法會,祈來的是「三方皆輸」】

  星期天,窄小的市區通道,不到兩百公尺的**路上,一前一後搭建了兩個粉紅色的會場,會場的寬度直接佔據了單向馬路。

  烈陽下手持螢光棒與口哨約末年近七十歲的胖爺爺,穿著類似警察制服,站在馬路正中央協助僅剩下單向通車道路上指揮交通,從生澀僵硬肢體揮動無法順利高舉的單手,就可以判斷這位胖爺爺應該是臨時上場,汗流浹背的他,嘴邊還可以看見殘餘的檳榔汁,那是用來在烈陽下促進亢奮與提神的台灣口香糖。

  當先生的車子在胖爺爺的指揮下,緩緩地經過僅剩下單向道時,佳話瞥見會場兩側皆拉開了布棚,原因是會場中擺放了三列桌椅,每一列都坐著幾位穿著黑色全長道袍的女性唸誦經文者,她們依循著佛經音樂,然後恭敬地正對著前方所擺放的「眾多主神」念誦經文,臉上盡是極其專注與虔誠的表情。

  原來這正是某宮廟向警察分局以申辦活動來申請道路使用權,美其名說是活動,其實那正是所謂的「祈福法會」,會場兩旁布條盡是寫著大愛眾生為主要目的的度化亡魂之此次法會的主要目的,行經過其實不過短短的幾十秒,但那低沈略帶傷感念誦經文時,都可以感受地到藉由經文召喚來的一股能量,低氣壓的沈悶籠罩在整個會場,閉上眼腦中意識隨即來了四個字:「是我!卜巴」,這股未經老茶房轉向設定的能量就像是躍躍欲試地企圖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展身手,而行經過的我因為配戴老茶房所轉向設定的老物件《卜巴》,兩股相同能量,但力道與方向完全不同,彼此竟出現了互不干擾兩道能量分支「擦身而過」,可見得正在舉辦祈福法會的會場中,有可能不經意地使用了古格王朝所遺留的宗教複製品,也或許是法會中正在唸誦的經文也說不定,總而言之,會場中會被《卜巴》能量所干擾,那其實都來自於物品或經文的召喚而來的。

  我想就連會場主祭壇上那些披著神衣自稱是神的〔他姓祖先〕,想必也沒有察覺《卜巴》的到來,祂們在祭壇上那股極其威風囂張的神情,正是《卜巴》第一個要攻擊與蒙蔽心智的對象,神壇上有形也就是世間的籌辦主事者,以及坐在高位的無形神靈,完全毫無知覺的被《卜巴》玩弄著「元神」,可想而知接下來會做出多少「擾亂思考」的不智之事。

  從,一開始準備的會場場地選擇就看得出來,這佔據一線道馬路的決定,在市區這樣擁擠的狹小道路,怎會不引起民怨,造成每一位行經的車輛不便的狀況下,是不是就已經造成了「欠」的局面,再者經由搭設會場祭壇所所召喚的並不只有是《卜巴》,另外被強行帶到會場無人祭祀的〔他姓祖先〕,祂們就像是流浪漢似的遊蕩,也因為長年缺少吃食毫無氣力的狀態下,經由主祭壇前的手下,同樣也是〔他姓祖先〕的天兵天將給帶到會場之中。

  將這些似流浪漢的〔他姓祖先〕召集究竟是要做什麼?腦海中的意識又來了一個驚人訊息,那就是因為七月普渡中元節即將到來,腦筋動得快主祭壇前的主神,正在預先做準備,準備什麼?準備將民眾參加此法會普渡亡魂的食物與金紙給牢牢地看守,不讓其他亡魂有可以伺機而搶的機會。

  所以說,這些被強行擄來會場的〔他姓祖先〕流浪漢,就等同適逢大節日這各大賣場召集的「工讀生」,「工讀生」的所得必然有限,因為最後龐大的利益終得上繳回主辦法會的主神,可憐的是,這一群流浪漢祖先「工讀生」並不是自願地做,祂們等同是被黑社會的勢力所強迫的,如此一來才能此宮廟才能在保存大量的食物與金紙之下維持一個小型黑道「生生不息」的運作。

  再回頭看看那些受聘或是義務服務的持誦念經者,她們所認定念經會可以迴向以及利益眾生的舉動,反而不知不覺地變成了這場祈福法會的幫兇,在大熱天下連喝水都得配合經文音樂節奏,使得身體會因此而耗損能量,也就是說主事者﹑流浪漢〔他姓祖先〕﹑持誦念經者,這三方幾乎可以說是全盤皆輸,主事者所造的惡果得算在後子子孫頭上,流浪漢〔他姓祖先〕仍舊是不得溫飽﹑持誦念經者認為可以獲得功德之事,反而是增添了自我無謂的因果。

  一場法會「三方皆輸」,這真的顯示了老茶房在《卜巴》書中提及蒙蔽人心的強大能量,這樣說來幾乎只要是參與宗教活動的相關行業與人士,幾乎無一倖免地必然招到《卜巴》的強烈攻擊,於是,這個社會似乎隨著祭祀祭壇越多以及祈福法會越興盛下而召喚來了委靡的能量,總和來看景氣一再地下滑,會不會真的跟祈求宗教賦予幫助的心態而招致的?

  再不然,那些年年參加外頭七月中元節普渡的民眾們,如果真能獲得好兄弟的協助或是宗教能量的幫助,理應一年過得比一年好?但真相呢?真相是被蒙蔽的人心似乎就像是不自知的一做再做,卻毫無知覺蒙受假象,然後更可笑的是政府還一再宣導民眾環保觀念,那就是農曆七月中元節為「平安月」下推動大型宮廟應該要減少焚燒金紙,於是那些各大宮廟的金援有可能因而減少或中斷,這些主事的神,無不氣極敗壞地派出手下來惡搞政府相關人員,使得更多的官員在其他政策上做出更離譜且盡失人心的判斷。

  生生不息的惡循環,會不會是老天爺在暗示人們理應從自身與自家做好才是,不願意善盡或是用交換利益的心態在祭祀自家《祖先》的錯誤心態,這些沒得吃食的數也數不清的亡魂,看來,祂們集結已久的憤恨意念,早就上報給老天爺,否則怎會是現世之瞎忙又不得安寧的狀態呢?

  星期天,窄小的市區通道,不到兩百公尺的**路上,一前一後搭建了兩個粉紅色的會場,會場的寬度直接佔據了單向馬路。

  烈陽下手持螢光棒與口哨約末年近七十歲的胖爺爺,穿著類似警察制服,站在馬路正中央協助僅剩下單向通車道路上指揮交通,從生澀僵硬肢體揮動無法順利高舉的單手,就可以判斷這位胖爺爺應該是臨時上場,汗流浹背的他,嘴邊還可以看見殘餘的檳榔汁,那是用來在烈陽下促進亢奮與提神的台灣口香糖。

  當先生的車子在胖爺爺的指揮下,緩緩地經過僅剩下單向道時,佳話瞥見會場兩側皆拉開了布棚,原因是會場中擺放了三列桌椅,每一列都坐著幾位穿著黑色全長道袍的女性唸誦經文者,她們依循著佛經音樂,然後恭敬地正對著前方所擺放的「眾多主神」念誦經文,臉上盡是極其專注與虔誠的表情。

  原來這正是某宮廟向警察分局以申辦活動來申請道路使用權,美其名說是活動,其實那正是所謂的「祈福法會」,會場兩旁布條盡是寫著大愛眾生為主要目的的度化亡魂之此次法會的主要目的,行經過其實不過短短的幾十秒,但那低沈略帶傷感念誦經文時,都可以感受地到藉由經文召喚來的一股能量,低氣壓的沈悶籠罩在整個會場,閉上眼腦中意識隨即來了四個字:「是我!卜巴」,這股未經老茶房轉向設定的能量就像是躍躍欲試地企圖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展身手,而行經過的我因為配戴老茶房所轉向設定的老物件《卜巴》,兩股相同能量,但力道與方向完全不同,彼此竟出現了互不干擾兩道能量分支「擦身而過」,可見得正在舉辦祈福法會的會場中,有可能不經意地使用了古格王朝所遺留的宗教複製品,也或許是法會中正在唸誦的經文也說不定,總而言之,會場中會被《卜巴》能量所干擾,那其實都來自於物品或經文的召喚而來的。

  我想就連會場主祭壇上那些披著神衣自稱是神的〔他姓祖先〕,想必也沒有察覺《卜巴》的到來,祂們在祭壇上那股極其威風囂張的神情,正是《卜巴》第一個要攻擊與蒙蔽心智的對象,神壇上有形也就是世間的籌辦主事者,以及坐在高位的無形神靈,完全毫無知覺的被《卜巴》玩弄著「元神」,可想而知接下來會做出多少「擾亂思考」的不智之事。

  從,一開始準備的會場場地選擇就看得出來,這佔據一線道馬路的決定,在市區這樣擁擠的狹小道路,怎會不引起民怨,造成每一位行經的車輛不便的狀況下,是不是就已經造成了「欠」的局面,再者經由搭設會場祭壇所所召喚的並不只有是《卜巴》,另外被強行帶到會場無人祭祀的〔他姓祖先〕,祂們就像是流浪漢似的遊蕩,也因為長年缺少吃食毫無氣力的狀態下,經由主祭壇前的手下,同樣也是〔他姓祖先〕的天兵天將給帶到會場之中。

  將這些似流浪漢的〔他姓祖先〕召集究竟是要做什麼?腦海中的意識又來了一個驚人訊息,那就是因為七月普渡中元節即將到來,腦筋動得快主祭壇前的主神,正在預先做準備,準備什麼?準備將民眾參加此法會普渡亡魂的食物與金紙給牢牢地看守,不讓其他亡魂有可以伺機而搶的機會。

  所以說,這些被強行擄來會場的〔他姓祖先〕流浪漢,就等同適逢大節日這各大賣場召集的「工讀生」,「工讀生」的所得必然有限,因為最後龐大的利益終得上繳回主辦法會的主神,可憐的是,這一群流浪漢祖先「工讀生」並不是自願地做,祂們等同是被黑社會的勢力所強迫的,如此一來才能此宮廟才能在保存大量的食物與金紙之下維持一個小型黑道「生生不息」的運作。

  再回頭看看那些受聘或是義務服務的持誦念經者,她們所認定念經會可以迴向以及利益眾生的舉動,反而不知不覺地變成了這場祈福法會的幫兇,在大熱天下連喝水都得配合經文音樂節奏,使得身體會因此而耗損能量,也就是說主事者﹑流浪漢〔他姓祖先〕﹑持誦念經者,這三方幾乎可以說是全盤皆輸,主事者所造的惡果得算在後子子孫頭上,流浪漢〔他姓祖先〕仍舊是不得溫飽﹑持誦念經者認為可以獲得功德之事,反而是增添了自我無謂的因果。

  一場法會「三方皆輸」,這真的顯示了老茶房在《卜巴》書中提及蒙蔽人心的強大能量,這樣說來幾乎只要是參與宗教活動的相關行業與人士,幾乎無一倖免地必然招到《卜巴》的強烈攻擊,於是,這個社會似乎隨著祭祀祭壇越多以及祈福法會越興盛下而召喚來了委靡的能量,總和來看景氣一再地下滑,會不會真的跟祈求宗教賦予幫助的心態而招致的?

  再不然,那些年年參加外頭七月中元節普渡的民眾們,如果真能獲得好兄弟的協助或是宗教能量的幫助,理應一年過得比一年好?但真相呢?真相是被蒙蔽的人心似乎就像是不自知的一做再做,卻毫無知覺蒙受假象,然後更可笑的是政府還一再宣導民眾環保觀念,那就是農曆七月中元節為「平安月」下推動大型宮廟應該要減少焚燒金紙,於是那些各大宮廟的金援有可能因而減少或中斷,這些主事的神,無不氣極敗壞地派出手下來惡搞政府相關人員,使得更多的官員在其他政策上做出更離譜且盡失人心的判斷。

  生生不息的惡循環,會不會是老天爺在暗示人們理應從自身與自家做好才是,不願意善盡或是用交換利益的心態在祭祀自家《祖先》的錯誤心態,這些沒得吃食的數也數不清的亡魂,看來,祂們集結已久的憤恨意念,早就上報給老天爺,否則怎會是現世之瞎忙又不得安寧的狀態呢?

※圖片從 shutterstock 圖庫網站付費下載。


➡ 下一篇: 【公事,家事,祖先事】 


【延伸閱讀】
《不存在的真實》套書 〔上冊+下冊〕內文簡述
《不存在的真實/上冊/生活道場》 內文簡述
《不存在的真實/下冊/消失的捷徑》 內文簡述
《祖先》二版〔上 + 下〕內文簡述 

【註】圖示連結引用自〔讀書會|部落格〕網址:www.5588.tw


本文訊息同步發表在以下臉書版面,歡迎進入參與互動:
➡ 〔佳話〕個人 FB 網址:www.2299.tw
➡ 〔老茶房意合團〕社團網址:www.1122.tw
www.facebook.com/groups/1122.tw/posts/1741634902556714 

佳話

佳話

吳佳樺,別號/佳話。沒有豐功偉業,只有小市民的人生經驗,與家庭主婦的生活體驗。 我的身體,從執行《一定瘦》開始轉變;我的家庭,從看過《祖先》書在家拜祖先後開始紮實;我的心,從戴上心念珠後開始認識人生。